703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703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0 02:53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己方大法官病退或病逝后接替,跟在对方大法官病逝后占位,意义大不同。如果特朗普提名的第三名大法官成功进入最高法院,那么,最高院对争议案件常见的判决结果,是不是将从5:4变成对保守派极有利的6:3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耶鲁出身的布什父子,各提名了两名大法官(老布什提名了戴维·苏特、克拉伦斯·托马斯;小布什提名了约翰·罗伯茨、塞缪尔·阿利托)进入最高院,居然都有一名背叛,或摇摆不定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,假设哈佛毕业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·布雷耶主动退休,奥巴马可以和自己的哈佛法学院“师兄”、同样主编过《哈佛法学评论》的约翰·罗伯茨,以及自己的前法律顾问、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执教时的同事、哈佛法学院前院长埃琳娜·卡根,组成新的“最高院哈佛帮”,保护并监控拜登-哈里斯(这对竞选搭档都是普通的法学院博士毕业)施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让保守派选民担心,特朗普也会大意失荆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是第一位在哈佛和哥大都曾担任“法律评论主编”的女性;创办了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专门法律期刊;是第一位在哥大法学院获终身教职的女性;是第一位犹太女性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、第一位主持同性恋婚礼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举国哀伤,尽管特朗普4年前曾要求骂他的金斯伯格辞职,现在也说:“伤心听到这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——黑人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·阿利托,都是稳定的保守派;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,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,也可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·麦康奈尔已宣布,特朗普的大法官提名将获得表决。就在本周短短两天内,参议院确认了特朗普任命的6名联邦法官进入加州和伊利诺伊州的法院,证明可以在必要时加快确认过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有“法官的法官”之美誉和“臭名昭著的RBG”之诽谤,金斯伯格还以定期锻炼(做俯卧撑等)和“顽固地拒绝错过口头辩论”而闻名——她甚至在病房里,通过电话会议参加最高法院的口头辩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大选前通过提名,对共和党也有一个潜在好处,就是一旦大选出现纠纷、官司打到最高法院,最高院的“稳定保守多数”将能够一锤定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