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现金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手机现金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3 10:04:3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悦的不仅是钟芳蓉的家乡,还有一直低调甚至冷门的“考古圈”。受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先生的影响,加上对未来的规划,钟芳蓉选择了北京大学考古专业,希望未来做考古研究。钟芳蓉报考“考古”专业的消息一经发布,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、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、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、沈阳博物院、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、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各地科研所相继向她送出文物图录、文创产品等“开学大礼包”,称要让钟芳蓉在开学报到的时候成为行李最多的那个“崽”,一时间,钟芳蓉成为考古圈名副其实的“团宠”。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崔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对这个即将进入考古专业学习的女孩送上了四点期待:好奇是动力,坚持靠耐力,求真要定力,成功比毅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钟芳蓉则认为自己没有太多的学习技巧,文科的话课本和基础知识更重要。“高考前的一段时间没有刷很多题,一般都是背书。我背了好多遍书,10天复习一遍,大概有7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钟芳蓉介绍,爷爷奶奶现在都已年过七十,去外面读书还是有些舍不得他们。当南都记者问到,从小跟父母聚少离多是否会对你产生影响时,钟芳蓉称,“有影响的话就是让我不要依赖别人,要更加自立自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考成绩出来当晚,学校校长率领老师们抱着鞭炮烟花到村里报喜,村民们也放起鞭炮庆祝。该校校长罗湘云向南都记者表示,在他想象中,钟芳蓉父母不在身边,爷爷奶奶又不知道这个是天大的喜讯,她可能会很失落很孤独。“我们大家放炮仗,村里人自然会过来,给钟芳蓉增加点热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孙璐也向记者表达了考古行业目前的状况:“基层岗位缺乏专业出身人员,所以待遇上不来。如果不是为了热爱,谁熬这份辛苦呢?”考古,需要更多年轻人愿意参与到专业学习里,并投身其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谈及在学校的学习生活,钟芳蓉表示,平时学习挺紧张的,每天早上6点就要去晨读,作业也特别多,晚上一般都很晚睡。“生活也还好,学校很贴心,我们高考的时候饭菜都做的特别丰盛。”她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钟芳蓉就读的学校是一所寄宿学校,平时不允许用手机,钟先生只有在女儿每半个月回家一次的时候进行联系。“觉得有点愧对她,陪她的时间很少,像家长会我一次都没参加过,也就只有过年回家的时候可以陪她,很愧疚。”钟先生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个人来看,兴趣爱好和理想信念在一个人的成长发展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,而非世人眼中的“热门冷门”所能比拟。对于钟芳蓉本人而言,“我个人特别喜欢,我觉得喜欢就够了呀!”是她对自己选择考古的态度。而“穷苦家庭的孩子应该选择现实回报更高的职业”这种观点则未免显得过于狭隘,当普通甚至困难家庭的学生,有资格有能力去追梦、问天,这才是大众所期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钟先生告诉南都记者,他每次回家都会问一下女儿的成绩,自己所在的家长群也会公布成绩,一直在关注着她的学习情况。“孩子自律、听话、不用我操心,在家里特别听话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谈及选择考古专业是否受小说或影视剧的影响时,她笑称“可能会有一点吧,有时候看小说会讲到有些主角是学历史的,我就觉得跟文物打交道挺有意思。”